• 要上火车了

    2007-01-31

    Tag:

      天气依然格外的好。

      再有两个多小时就要上火车了。

      今天,在网上看到“浙江四大无臂才子”写春联。四个人用嘴或脚写出漂亮的毛笔字,真令人佩服。

      想想前年,在家里看残疾人奥运会。那些无臂的运动员也都那样英姿飒爽。母亲说:“看人家残疾人游泳游得这么好,可知世上无难事,只要有心人。”

      走了。朋友们,再见!

     

  • Tag:

      今天,厦门市07年毕业生专场招聘会在会展举行。上午9点左右,我到了会场。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。先逛了一圈,有400多家单位。

      我就投了《晋江经济报》。见我实习时多做的是经济新闻,面试官就问了我一些经济报道方面的问题,平时都读那些经济类的报纸杂志。

      “喜欢《财经》杂志”,我说。

       “为什么呢?最近该杂志上有哪些报道你认为做的比较好”?

         接下来自己感觉回答的不好,一听就不专业。

         面试最后,面试官让我把以前自己的作品发过去。

         就我在《许昌日报》写的那几篇破文章有什么价值,我自己都不忍去看。其它的都是英文报道,发过去有用么?

        昨天傍晚,与仇梅英、王金玲和徐娜一起去川香兔吃饭。找工作我得向她们学习。

       今天傍晚碰到了幸娟,提到找工作,有很多话要说,就一起去肯德基聊了一会儿。幸娟拒了苏宁和象屿,也不想在航天部过那种优哉游哉却毫无激情的日子,不过也一直抱怨说怎么还没找到工作。幸娟能找到一个好工作的,我对她很有信心。

       我处境很尴尬、矛盾,究竟我适合做什么工作呢?从现在看,我比较适应不需要讲太多话的工作。。。

     

  • 大醉

    2007-01-26

    Tag:

      昨天,和小保、油条(赵章程)、李嘉、栋栋(陈卓栋)、林舟、李湘煌、黄鸟一起去万石爬山。阳光明媚。

      晚上,去糊涂火锅店吃火锅。有白酒和啤酒。我全喝的白酒,有劲酒和二锅头。杯子是喝啤酒用的那种,而且大多是一饮而尽。喝的多而快,最后真的醉了。由同学扶着去关西,一到我就躺在沙发上。一会儿,就狂吐,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醒来已经是今天早上了。据林舟讲,我是被四个人抬出关西的。

      想想,后怕。哪能像喝饮料似的喝白酒。。。

      Beijing Review 让我去面试,大出意料。上次笔试自我感觉很差,我已经把它忘了,谁知今天竟来了电话。招3人,而且我的竞争对手和新华社的属同一类人,真怕结局也一样。

      家离北京不远,但以前从来没去过。农历2006年我竟三次往返北京和厦门,谁又想的到呢。

  • 木栈道溜达

    2007-01-24

    Tag:

      下午,龙杰来邀,说出去走走。窗外,阳光明媚,惠风和畅。一直呆在宿舍,岂不辜负了这好天气!

       从勤业那边走,过水库,穿隧道,至环道路。沿着海边木栈道,边走边聊,诉说心中苦闷。海边风颇大,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栈道很多部分被打湿。龙杰的鞋子也被洗了。

       这两天,听了几首周治平的歌,很喜欢。上次在电台上听到《我就在你身边》,感觉很好,就去下了。《梦不到你》、《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》、《青梅竹马》,经典。

  • Tag:

      下午去人文学院院楼应聘通力传媒(广告公司)。院楼位置颇佳,可观海。去了十多个同学。上海分公司的施总先讲了公司和我们系的关系、他们对大学生的期望和他们想找的工作伙伴。我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。

       接下来发给每人一份表格,共四页,涵盖内容不少。我选择了客户服务及管理,公关文案撰写这两个工作方向。完了面试。施总面试比较简单,就问实习的情况和感触,就业情况,外语水平等。旁边,另一个面试官问武鲲鹏了很久,据他说问得问题很专业。

        不知情况如何,但至少今天不怎么紧张,说话也比以前慢了。

  • 运峰

    2007-01-21

    Tag:

       阴。(昨晚小雨,去同安二看了一会儿《诗经》,长了这么大,才第一次拿它来看)

       晚上QQ上碰到了运峰。他学哲学,问他为什么我一直读西哲读不下去。“靠,你还有时间读这这个?找工作不忙么?”没办法,大学混了这么久,肚中空空,每每想起,不寒而栗。

       运峰是我高中时的哥们儿,当年和我一起复读,理科学的棒。他考上大学,我却名落孙山。报志愿时,第一志愿是厦大。觉得好玩儿,也顺便填了提前批,吉大。谁知竟被吉大哲学系录取,大出意料。

        第二年,我考上了厦大。“算是完成我的遗愿了”运峰说。

        今天,我问他:“要读博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可能吧,上了贼船下不来了”

         想我01年被法学专业录取,怕自己口才这个障碍,没去读。谁知道最终读了新闻专业。

         有些东西是不能避免的,冷静地面对吧。

  • 英语学习小感

    2007-01-17

    Tag:

        今天岑清发短信过来,问谁可以去蓝狮俱乐部做翻译。我是想去的,可想想自己的英语,还是算了。自己学英语也12年了,除了得到“英语很好”的虚名之外,还有什么!每有人称赞自己,我都感到羞愧不已。

         现在看国外的报纸、新闻、书籍还很费力,听说更差, 每每自己不甘心,但不甘心好啊,自己做了多少呢?

          有时有人问我如何在短时间提高英语,我也尽量给他们意见。但是,哪里有捷径呢?至少我没有发现。学语言就得下苦功夫,来不得半点偷懒。林语堂是中国人学英语学的最好的人之一(差不多是最好的了),他学英语也是建立在大量的阅读,勇敢的开口上的。辜鸿铭精通9国外语,尤善英文,但他也是有大量的阅读和背诵。不去阅读、背诵,何谈学好一门外语。(学汉语不也如此么?)

           我最近读EMERSON,他的语言很美,虽然读起来很困费力,但我却乐在其中。另外,他的思想也值得我们思考,值得一读。他说: Character is better than intellect. Thinking is the function. Living is the functionary. A great soul will be strong to live, as well as strong to think. 人要做真正的人,人得学会思考,书籍只用来inspire your own thought. 我也是刚读了一点,就写了,恐怕又成了钱钟书先生所说的书没读多少,却写一大堆评论的人了。

  • Tag:

          晚上,风声如鬼哭狼嚎。从图书馆回来,路过芙蓉湖上的那座桥时,又看到了那个卖水果的妇女。天这么冷,她却得在风中呆很久。真不容易。于是我上前,拾了几个桔子。她用小秤称了,两块钱的。我拿出了十块,她却翻了好久钱包,才把钱找给我。我并不是可怜她,只是想帮她,早点卖完,别受冻。

        我不由得想起了父亲。记得去年我放寒假早,父亲还没。天天5点起床,骑着学校的电动车(现在已经还给了学校,继续骑着他的老自行车)去城西的郊区上班。晚上回来,好几次都成了雪人。风大,路又多冰雪,我真替他担心。

        还是去年寒假,我在松林家住了好多天。天很冷,可每逢有集(更),大爷和娘都会在院子里,熬上一夜做凉皮(天那么冷,却有人到处找凉皮吃)。第二天一大早,大爷就得开着拖拉机去集上,去卖凉皮和炒面条。这一忙,又是一天。松林父母卖东西很实惠。乡下人饭量往往大,所以无论是凉皮还是面条,都是比碗沿高出很多。

      如今松林家搬到西安了,也不知还要多久见到他们二老。上次松林发短信,说他妈感到很孤独,常常会哭。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大爷又出去开车,就只下自己一个人在家。我说是没地方去串门,松林说是她太自卑了,觉得自己是乡下人,不敢同城里人打交道。我不知说什么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