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告别

    2007-06-12

    Tag:
    这个博客停用了,新家在ylwintersweet.blog.sohu.com.谢谢朋友们的关注,有空去新家坐坐。
  • Tag:

    忠诚
    演唱:汪峰
    一转眼已看到天色清晰
    你只情愿是无尽的承受
    一次次执着 就不需要理由
    也许会忐忑 却从不会停留

    就是那给我最深的勇气
    它这样燃烧从今天到永久
    那一刻付出就无所谓拥有
    纵然是风雨 现在一起受

    不停不息不倦 一生去完成
    不怨不悔不变 一切是忠诚
    不停不息不倦 一生去完成
    不怨不悔不变 一切是忠诚
    无怨无悔 不言奉献 无怨无悔是忠诚 (忠诚)
    无怨无悔 不言奉献 无怨无悔是忠诚 啊~~~~~~
    一转眼已看到天色清晰
    你只情愿是无尽的承受
    一次次执着 就不需要理由
    也许会忐忑 却从不会停留

    就是那给我最深的勇气
    它这样燃烧从今天到永久
    那一刻付出就无所谓拥有
    纵然是风雨 现在一起受

    不停不息不倦 一生去完成
    不怨不悔不变 一切是忠诚
    不停不息不倦 一生去完成
    不怨不悔不变 一切是忠诚
    不停不息不倦 一生去完成
    不怨不悔不变 一切是忠诚
    忠诚
    忠诚

     

  • 无题

    2007-04-30

    Tag:

      昨天又去了植物园,这次是我最开心的一次。

      今天的胃口不好,四个人去东北风味哪儿吃饭,她俩请客。点了很多,可惜剩了也不少。

     晚上完全不想吃饭,就和小保去吃麻辣烫。谁知也吃不下,就着酒瓶喝了一瓶啤酒,算是晚饭了。 

  • 笔试

    2007-04-28

    Tag:

      上午,菲律宾那边终于过来了。来笔试的虽然有几个我的同学,但她们基本上不会去。那三名研究生倒可能会去。10点15开始笔试。先是翻译AFP的一片电讯,我动笔算是最慢的,但最后还是完成了。文章倒不难,就是那些菲律宾的地名都没翻。中文写作是写篇报道,介绍中国企业代表团赴菲举办中国商品展览,细节自行发挥。开始有点不顺,但慢慢写起来就好多了。

      上午早一点,《海峡导报》在化学报告厅举行了笔试,据说是人满为患。我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。小三在那边笔试完,又跑来菲律宾这个。娟子也笔试了,说是练笔,我说这玩意儿很无聊,还来练什么笔、熟悉什么题型啊。

       昨晚又是很晚才睡着。 罢了,今晚去机场那边喝酒去。

  • 凌晨断想

    2007-04-24

    Tag:

      又是一个不眠之夜,下床开电脑。

      喜欢Sarah Brightman,是从听她翻唱的Scarborough Fair开始的。当时就被她空灵的声音所震撼。后来,我才知道她的声音被称为是“天声妙韵”,真真是名副其实的。以前总听不懂美声,但Sarah的声音我喜欢。它是可以净化心灵的。

      说到美声,Nightwish这支乐队的主唱也是美声唱法,她的Sleeping Sun我很喜欢。另外,Dominica翻唱的The Sound Of Silence也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,她的声音有如Sarah的。 

      刚刚看了高尔泰的《寻找家园》,同样是震撼。文字洗练,深刻,优美。具体的下次再写。但我推荐朋友们读一下该书,个人觉得比读某些文化散文、历史散文强多了。

  • 第六次游万石

    2007-04-22

    Tag:

      今天,俺第六游了万石。虽然脚偶尔会疼,但无大碍,就答应仇梅英和王金玲,带她们上去。

      说实话,我虽然去了好几次,但仍不甚熟悉,所以大多是乱走一气,但每次似乎都有新的发现。

      上午太阳颇为毒辣,她俩怕晒,王的脸都晒痛了,有伞也不济事。

      由于性格的原因,我接触的人比较少,因此对认识的人,我都格外珍惜。但我仍然犯了不少错误,比如对在读书会认识的那帮朋友,我想说声对不起。

      凌晨1点多,躺在床上,听厦广音乐台。广播里传来“手中的握着的青春还有多少?”是啊,青春慢慢过去,记下点滴的故事吧。

      不多扯了,如果被阿财看到,又要说我无病呻吟了,而这也是我所讨厌的。 

  • 又游了植物园

    2007-04-17

    Tag:

      虽然植物园我去了三四次了,但上学期答应同学要领她去,总不能食言,况且也没游遍,所以今天又去了一趟。

      实际上,去植物园的路很好找,条条大路通罗马。我也不熟悉,但每次都绕了过去。

      这次还有新的发现。有条路这次我才走,它给人一种曲径通幽的感觉,不禁让我想起颐和园的十里长堤。这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风格。

      在蔷薇园见到一大群中学生,应该是学校组织来春游的。

      中午从五老峰下来,路过南普陀时,看到几十个外国游客,大多是老头、老太太们。两个导游竟是厦大我们这一级的女生。

      好在上午去的比较早,下午雨颇大,我写这些文字时还在下。 

  • Tag:

      晚上,油条女友生日,油条请客。总共有十五个人,新闻系九个男的。六个女生,除了一个是企管的,其余的都是日语系的。

      晚上,和一个朋友在MSN 上聊,她让我猜关于她的事,我一头雾水,结果被说迟钝。最后我最不报希望的猜,结果给猜中了。她竟然来了个跨国恋爱。他俩从现实走向网络,又将从网络回归到现实。一个中国人,一个加拿大人。以前上MSN时,他俩总同时在线,我竟然没往感情那方面想。但结果是皆大欢喜。

      衷心的祝福她们。

  • 无题

    2007-03-31

    Tag:

    今天是第五届厦门马拉松赛的日子。早上醒来,看到外边地上湿湿的。又下雨了。可怜那些运动员么了。我去年因体检不过,没能参加。今年也没,可惜了。

    “天晴了,”阿财说。

    “是么?希望吧。”

    下床,看到外边怪异的天,保不定不会再下。

    在南光买了瓶花生牛奶后,去了文史馆,去看一会儿Reader's Digest.比较喜欢坐在走廊靠窗的位置,窗外是一丛树,鸟声啾转。还好,一会儿天晴了。

    下午,独自丈量完了环道路木栈道。空气湿度大,结果衣服上、皮肤上都盐涔涔的。

    晚上芙蓉湖畔,有个苹果派乐队演出。我路过时,是最后一曲,听起来还蛮好。男主唱的嗓子很有磁性。

  • 两周总结

    2007-03-28

    Tag:

     白天,雨,校园雾气蒙蒙。晚上有风。

    今天写日志时,才发现已经整整两周没写了。两周了,自己都干了些什么?

    下了一些BBC的纪录片,听了一些英文歌,看了几页书,而大多时间却浪费了。脚有伤,一直都没运动。

    自己既然做了决定,为何还这样过?想想不寒而栗。

  • 无眠

    2007-03-28

    Tag:

    在床上躺了四十五分钟,仍是睡意毫无。于是不再抱希望,下床,接电,开电脑。

    我从小都不大容易睡着。记得上小学,有好几次竟然急得哭了起来,因为我已经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,但始终睡不着。 大学时,尤以大二时严重。大三下学期,有次我睡不着,加上蚊子多,凌晨四点半,我竟拿着篮球,跑到演武场,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篮球。我这应该也叫失眠吧。我也没胡思乱想,但就是没办法。而失眠,紧跟的便是胡思乱想。

    晚上,在寝室门口碰见了戴希。我同她接触不多,但她却是我所佩服的一个人。大一或大二的时候,听说她在自己寝室到处都贴着宋词,当时就觉得她有个性。大三上新闻评论课,她写的文章流畅、犀利、新颖,在全班都有影响。她还爱好听戏,写词。一起去关西唱过几次歌,她也堪称麦霸。

    她去了《探索与发现》栏目。我妈和我都喜欢这个节目,而我妈尤喜欢任志宏的讲述。戴希说栏目不大景气,收视率排不到前头,挣不了大钱。但我觉得,做喜欢的事,即使钱少一点,又有何妨?比如,张蕾说过,为了自己喜欢的纪录片,不在乎工资。我想,很多人也有同样的看法吧,而戴希也是这么想的吧。

    我写这些东西,没什么言外之意,请朋友们也不要想别的。我只是觉得,人得有个性,得肯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付出。戴希考试上不怎么样,却也开辟了一片天空。我返校前,去了新郑的西亚斯国际学院。这里的学生高考成绩大多较差,但很多人的英语却厉害,一个同学口语流利,被外教误认为是ABC。

  • Tag:

      今天最高兴的事,莫过于终于在电脑上成功安装了这部字典。上次我在松林的电脑上看到它,喜欢的不得了。功能全,而且有英音和美音两种发音,最重要的是:它完全是真人发音,而不是模拟的。回到学校,我便去VERYCD下,花了两天的时间,下了2005版,谁知竟无法安装!!没办法,又花了半天多的时间,载了第四版,费了一番周折,才装上去。

      这部字典我向大家推荐,很好。当然,书店有原版的,而且是updated version, 即2005版。俺没钱,只能去载了。如果有哪位朋友舍得买过来,借我啊,感激不尽!!!

  • 我的寒假

    2007-03-13

    Tag:

      经过三四十小时的折腾,我终于回到了学校。今天已经是返校的第四天了。

      这个寒假有一个多月,是该总结一下了。

      2月5号,我从北京到家。母亲还没放假,虽然感冒,头疼的利害,却依然去上班。爸就更别说了,腊月26才放假。天天5点起床,做晚饭去上早读。陈琛是腊月25回来的。年底的这十多天,我倒是好好跟着录音机,练习了听说,感觉过的还可以。

      大年初二,四口人骑两辆电动车,去姥姥家走亲戚。姥爷腿脚不灵便,现在连说话都不大顺利了。年底,姥姥牙疼的老毛病又犯了,凌晨3点多打120,来到城里住院。虽当天就出院了,但还没痊愈。所以,这次做饭的是二舅和大姨。小亚和小姨在深圳,都没回来,所以冷清了不少。

      爸今年除夕又值班,因此没和我们一起看春节晚会。爸现在经常打乒乓球,总是吃晚饭就骑车去学校,和别的老师鏖战去。经常是打完球去喝酒,这一点母亲很不满意。

      爸初五晚上开学,陈琛初九返校,剩下我和妈在家。焦急的等待后,我得知外文局没戏了。我不看书,也不听磁带,天天在家里发呆。也经常和妈坐在客厅,聊几个小时。爸妈都49了,我却还让他们操心,真真的没出息。

      过了元宵节,我该走了。买的火车票是3月9号0:30的,我却要在7号走,去松林那里看看。7号早晨,爸做完饭上班了,因此我没见他。我吃过早饭,也提着行李,去新郑。

      爸妈,再见。

  • 寒假在家

    2007-02-22

    Tag:

      放假了,上网没在学校那么方便,所以博客好久没更新了,朋友们见谅。

      冬天是越来越不象冬天了,在家的这段时间,气温几乎没在零度以下。天不冷,没有雪,过年也没什么味道。一天当中,最高兴的就是坐在阳台,晒太阳,听英语,舒服啊。

      回来的头几天,母亲的感冒还没好,头疼的厉害,已经有两个月了。最后,喝了几剂中药,才慢慢好了。这次流感真厉害,因太多人染上。家里有学校还为此专门放假。

      昨晚,贺冬请客。他已经结婚了,我这次给他添了100块。原初中2班的同学去了10多个。见到袁昊了。这小子胖多了,我一开始竟没认出来。还是和以前那样能说,还能喝。咳,人的改变不容易。他找对象还讲究个门当户对,不是很看得起做生意家的,想找在党政机关工作的,我真服了他。找朋友应该看人,他还讲究这个。谷旭和葛涛分了,韩文聪和郭明明却在一起了,真想不到。我们这帮人都喜欢在自己班里找朋友,有意思。

  • 年末北京行

    2007-02-03

    Tag:

      昨天早上到北京,跑到泉城,卸下行李,匆匆赶到外文局。外文局在百万庄大街,房子比较破旧,Beijing Review的楼拿社长的话说就是“和TIME的楼差不多破”。

      昨天上午是面试宣讲会,来的学生不少,英文的大约有30个,而且绝大多数是研究生,就录取4个,真要命。

      外文局真抠门,别说安排住宿、报销路费了,连午餐都不提供。

      很巧,我在会场竟碰到了人大的张爽。他是南大桂涛的本科同学,这次和我一样,也报英文编辑记者。张爽人不错,很随和,中午他请客。

      今天上午不到7点就起床,8点20赶去面试。我第二个面。进去之前,和带我过去的一位女士聊了一会儿,人很可爱。进去后,里面三个人,中间是社长王刚毅,他右边是一位男士,我估计是总编,左边是一位女士,她的身份我无从判断。也不知道是我进去之前聊天的结果,还是我根本没想过会被录取,还是二者的综合作用,我今天的面试一点儿没紧张,更没结巴,连英语口语都说得自我感觉良好。

      面完,差不多10点。跑到大街上,阳光仍然明媚,天气非常好,和来之前厦门的一样。

      中午,也没休息,一个人在北京的大街上溜达。北京确实大气,和厦门完全是两种风格。

      想到北京动物园。暑假和黄主编、顺龙、林舟、强文路过它,但没进去,这次不妨趁还是学生,去逛逛。于是坐车过去,花5块钱买了门票,逛了一两个小时。唯一的疑问是:那些热带动物,比如斑马、长颈鹿等为什么在北京的冬天生活得好好的?

      从动物园出来,看到三个穿保安衣服的人,应该是城管人员吧,把一个卖烤肠的妇女的一袋香肠给没收了。妇女和他们三个争,结果袋子破了,香肠撒了一地,三个人扬长而去。。。。。。

      明天晚上的火车,后天就可以到家了。从北京到许昌的火车票真便宜,全价才51,比起从厦门到家的将近200,不可同日而语。